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5945|回复: 20

[1970-1979] 42周年记——7908荷贝登陆再分析兼早期实测简论

[复制链接]

530

主题

7121

回帖

6万

积分

分区版主-高空急流

Rank: 8Rank: 8

积分
65532
发表于 2021-8-2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rch007 于 2021-12-6 09:52 编辑

42周年记——7908荷贝登陆再分析兼早期实测简论

前言

      1979年的西太以Tip闻名至今,而在其耀眼的光环下,当年另一个短暂摸到C5的超台Hope(中译“荷贝”)则以骇人的风雨横扫粤中而同样被人铭记。尽管40余年过去,在气候变暖的左右下,广东沿岸遭遇了许多高强度台风,但荷贝在粤港实测纪录中仍据于多项第一梯队。那个年代测量手段的稀缺却又让它的登陆强度始终暧昧不清。天涯芳草数年前已经对荷贝作了一份精彩绝伦的回顾https://www.tybbs.org.cn/forum.p ... 3286&highlight=7908,而本文将利用笔者手头上的资料,将重点侧重于其近岸至登陆这一过程,望能拨开其中一些迷雾。

      荷贝在巴士海峡以东的发展几乎全程置于飞机监测之中,其强度的争议空间不大。8月1日入夜前,荷贝移至恒春西南偏南时,最后一次飞机实测显示中心气压上升至920hPa(21.2N 120.8E)。其后荷贝的风眼再没有经过任何一个气压测站,令其在这不到一天时间里的变化成为谜团,几大机构的定强也并不出彩。荷贝究竟是否以超台一登广东?汕尾的实测数据可信度几何?其登陆前的移速有多快?过去对荷贝的讨论和观点有多少谬误?以下三个章节将一一探讨这些疑问。


一、定位及登陆时间修正

      在资料搜集过程中,笔者发现荷贝的登陆时间存在疑点。鉴于年鉴定位间隔较大,我们对登陆附近时段的定位采用有详细资料支撑的HKO报告。其中的模糊及冲突之处在于:不论是HKO报告或CMA年鉴的定位,其中心在下午2点均位于大鹏湾中。然而,若以此时间对比各地气压实测,则普遍有差不多提前1h的时差。如澳门的最低气压于下午3:30录得,当时台风中心还在香港陆地,要过一个多小时才最接近澳门;深圳气象局和香港天文台的最低气压都在下午1:50前后录得;汕尾的最低气压在11:00录得,同样离CPA有近1小时差异。

      原来,在1979年,香港还在实施夏令时,较现在的本地时间快一小时。而当时所有的气象资料均遵循夏令时制,至今网站上刊出的也未更改。CMA年鉴也可能直接采用了以此为基准的HKO定位。因此我们在相关报告中看到的定时需要修订,这样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由此,荷贝的实际第一次登陆时间应在东八区时间中午12时至下午1时之间(约12:30前后),登陆香港应在下午1:15分左右。这一点得到确认,方能更好地参考云图和地面气象站的数据给出评估。

      我们搜集到了广东省当时观测的资料,进一步佐证了这一情况。该资料来自汕头和广州雷达,较此前单一照香港雷达判断有了更广泛的依据。为了方便观察,我们将雷达图像半透明叠加到地图上。广州、汕头雷达每亮圈间隔为100公里,香港雷达每亮圈间隔为50英里。由于早期雷达图像以纸质形式保存,圆环的精度有一定偏差,我们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比例调整,以确保与等距圈尽可能匹配。
图中时间均为东八区标准时
图一
1979080200radar.png
图二
1979080205radar.png
图三
1979080207radar.png
图四 *采用汕头+香港雷达混合
1979080208radar.png
图五
1979080210radar.png
图六 *采用广州+香港雷达混合
1979080212radar.png

        根据雷达及香港方面的报告,我们修订了荷贝在8月2日白天的路径,绘制如下:
190158d5vg6d2f2zjcj823_mh1628015351599_mr1628016711753.jpg

二、过程气压分析
2.1. 实测资料
      荷贝的眼区十分细小,其在横过香港时风眼直径可能不超过15km。从雷达可以看到,荷贝登陆前的内眼直径实则更加细小。新界甚至有人报告在眼内见到了蓝天,这似乎较难实现。不过,雷达确实反映出荷贝中心有更大范围的空缺,怀疑在此期间内眼直接与外眼进行了融合

     香港天文台(HKO)录得的最低海平面气压为961.6hPa,深圳气象局(SZ)录得的最低气压为959.4hPa(站高19.2m,订正海平面到961.5hPa)。两站所录得的气压变化趋势基本一致,且与台风中心的CPA也基本相同。尽管位于风眼行进的近似切线方向,HKO12-13时的降压也达到了12.2hPa。

      在香港九龙半岛附近有三个测站,其中京士柏(KP)的MSLP降至958.1hPa,站点仅位于HKO的以北略偏西1.1km外。倘若以此气压梯度画直线计算,则荷贝掠过天文台以北时的眼内气压竟可达920~937hPa(延伸至中心约12km,延伸至眼区边缘约7km)。这样计算当然并不严谨。虽然这两个测站的可信度都较高,但不能排除存在数据质量差异、核心气压梯度分布模式问题,以及地形影响下瞬变气压场分布不规则的问题。因此这个结果基本是较实际低的。

荷贝在香港深圳的实况分布图
(录得MSLP960.1hPa香港机场(启德)自动站的位置细节无法确认,请留意)
布局8.png

1979年8月2日香港天文台、深圳气象局的逐小时海平面气压变化。时间为东八区标准时。
7908气压.png

      根据HKO的报告[1],荷贝在新界西部的气压评估为951hPa,是参考了赤鱲角(CLK)和长洲(CC)站所得。从实况来看也是合理的。我们留意到,长洲的CPA较横澜岛(WL)更近,最低MSLP却高出近4hPa。同时,HKO在13-14时进一步接近中心,降压却显著减小。这说明荷贝在经过香港时出现了明显减弱,核心也在收缩。毕竟,新界一带山地密布,最高处达900余米,这对荷贝这类结构的台风必然有很大影响。雷达也能证实荷贝经过香港前残余的内眼正在崩溃。这一过程的升压可能会较为显著,参考类似结构的2019年台风利奇马的实测,当登陆前内眼完全崩溃后,中心气压1小时上升了≥10hPa[2],较一般高强度TC在地势低平的地方登陆后的升压速率更快。   

2.2. 类似结构台风对比
       荷贝经过巴士海峡的减弱,一方面是处于眼壁置换阶段,另一方面是受到台湾地形的强烈影响,这在许多经过这附近的中大环流超台都有所体现。从荷贝通过巴士海峡的位置和后续情况判断,该段强度变化过程接近2013年的超强台风天兔。事实上,荷贝与天兔在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包括强度、环流大小,以及二者后期高低层结构的表现都颇为接近。主要的区别在于,荷贝的移速十分之快,其在南海的平均移速超过35km/h,从进入南海到登陆深圳只有20小时左右。

      另一方面,多个案例表明,在地形干扰下,贸然以高层形态判断台风强度变化有不妥之处。从实测更全面的天兔来看,其在Basco的实测支持约915hPa,到登陆时为932hPa(遮浪MSLP933)。考虑天兔登陆前又在陆丰贴岸摩擦了数小时,结构有一定程度受损,其在近海形态巅峰期的气压或在920~925hPa左右。虽然天兔在南海有形态好转的过程,恐怕实际加强幅度并不大。而对于荷贝这样的台风来说,其移速过快,整合空间不多,这无疑限制了荷贝的南海巅峰强度。

天兔22日03Z(左)、荷贝2日03Z(右);
荷贝时卫星云图为3小时一帧,从雷达判断,其在03Z低层已经受陆地影响转差,巅峰估计在23-02Z时之间。另一方面,高低层结构的变化在陆地影响下可能不完全同步。
MTS213092203.201319.jpg
A,B: 天兔,荷贝分别在汕头以南的雷达图像;
C,D: 天兔在登陆前1.5h和荷贝登陆大鹏前约半小时的雷达图像,不同时代雷达扫描范围有别。
QQ截图20210801202737.png

      基于二者的相似,我们以天兔的自动站实测海平面气压作参考:三个海平面气压在969hPa左右的测站相对台风中心的距离(红色连接)如下图所示。在17时,遮浪街道(中心西侧)的距离为54.5km,惠来(北偏东侧)为45km。荷贝时,汕尾站于上午11时录得最低MSLP968.8hPa,当时距离荷贝的中心约42km(北偏东侧),单纯从距离考虑,其中心气压或略高于下午17时的天兔。在天兔的案例中,其从969hPa等压圈出发的西侧气压梯度约为0.78hPa/km,东北侧为0.94hPa/km。对应到荷贝11时的情况,可得荷贝的中心气压在929.3--935.6hPa左右。由于台风靠近陆地时气压场会被挤压导致不对称,以及梯度必然在西侧偏小,我们倾向于采用惠来的数据对照,即当时的中心气压约在929-930hPa
13天兔
17时MSLP (hPa)
17时距离 (km,方位)
气压梯度 (hPa/km)
19时MSLP (hPa)
19时距离 (km, 方位)
气压梯度 (hPa/km)
遮浪街道
969
54.5 W
0.77


惠来
969.1
45 NE
0.94


芒屿岛


969.5
47.5 NW
0.79
陆丰


960.6
29 NE
0.99
中心气压评估
927hPa
932hPa
      
2013年台风天兔的海平面气压场。最外圈为980hPa,间隔5hPa。地形影响下等压线通常不会十分规整,由于可参照站点数量少,这里仍呈近同心圆分布。
20130922.png

       关于荷贝约下午2时掠过香港天文台CPA位置的情况,可参照2013年9月22日19时海平面气压在961hPa左右的陆丰(东北侧),其相对天兔中心的距离(黑色连接)约29km。而深圳国家站(西北侧)在14时距离荷贝中心约16km,香港天文台(南侧)距荷贝中心仅13.5km。取二者平均距离,按天兔19时陆丰站得出的气压梯度计算,则荷贝在14时的中心气压约为947hPa。取陆丰站约15km距离,则至我们分析的天兔950hPa等压圈内侧。

       天兔登陆后1小时的气压资料不够详细。我们只查得汕尾国家站20时的海平面气压是940.8hPa(风速情况未知),遮浪的海平面气压回升至960-961hPa左右。二者距离约24.2km,气压梯度是0.79-0.84hPa/km。以此代入荷贝14时的情况,其结果也在948.5~951hPa

       这种推算方式的缺陷是,荷贝登陆地的地形较天兔要复杂,二者气候背景和核心结构也有不可控的差异。因此,这样的对比只提供初步参考。对于类似结构的台风,也需要更多的实测数据支撑才能得出最佳结论,单一结果实质上仍是依赖偏主观的逻辑经验来判断可靠性。同时,由于缺乏足够数据,我们也无法根据KZC风压对应关系来评估其最低气压。
天兔实测原始资料(站压)
1793236994.png

荷贝在11时的雷达图像,采用广州+汕头雷达叠加。早期雷达分辨率较低,一些降水回波无法显示,远距离时电磁波也会受干扰减弱。
1979080211radar.png

       荷贝的优势来自于其移动速度。从云图来看,荷贝登陆前后的形态较天兔明显要好,虽然二者存在时空背景差异。如上文分析的,荷贝的登陆时间在12:30左右,登陆前风眼的雷达结构与天兔下午17时的图像类似,其移速缩小了此前认为受陆地摩擦而减弱的幅度。另一方面,荷贝在香港西部(14-15时之间)的气压评估约951hPa,这与我们此前对照天兔的计算结果可以吻合,可以说上述结论具有一定实用价值。

       基于以上论点,我们推测荷贝第一次登陆大鹏半岛时的气压在935hPa左右,登陆香港东部时的气压应在940hPa左右。结合雷达及云图变化,荷贝在8月1日夜间可能有进一步减弱,逆推南海巅峰期(8月2日5-10时)的气压基本不低于925hPa。

三、登陆风速分析
3.1. 粤东实测
      尽管荷贝的气压实测寥寥,却留下了许多惊人的风速数据。十多年前,台风论坛就已流传着荷贝在遮浪海洋站有一个持续61m/s的实测,但当时只有这么一个数字,没有更详细的资料,以至于连持续还是阵风都无法断定。后来,NMC台风网上出现了官方认证的10分钟平均≥61m/s(海拔41米)。笔者搜集到了原始的文件,得以揭开相关实测的真正面目。
      荷贝这些实测的数字是真实存在的。以下资料来自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1995年出版的《南海区海洋站海洋水文气候志》[3]:
1979年8月2日,7908号台风袭击本站,9时58分至10时8分之间的十分钟平均风速达61.0m/s,风将两根钢筋混凝土风向杆刮倒以致风向风速记录中断,目测风力仍继续增大,11时海浪无法观测。近岸14时目测海浪最大波高达9.5m。
受这次台风袭击,本站地面气象观测站全部设施被摧毁。测站附近小树林和邻近遮浪公社林场的绝大多数大树均被刮倒,附近遮浪公社房屋被毁坏2134间,其中楼房倒塌199间,渔船毁坏沉没共265艘;死亡4人,重伤13人,还有多人受轻伤。

      根据记载,遮浪录得持续61m/s的风向是东北风,我们对照雷达图可以发现,遮浪海洋站当时正处于外眼墙第二象限,这个位置海拔41米高的测站能够吹出如此强的风速十分罕见,且风速仪在未到最大风前就被摧毁。要知道2013年天兔内眼直接经过遮浪海洋站,其录得的最大10分钟平均风也仅48.6m/s,不过两次台风过程的站点场地已有变迁,天兔袭击时最大风又是西风。这些因素我们稍后会进一步讨论。

      距离稍远的汕尾国家站同样录得了破纪录的大风。其数据完整,在上午11时前后录得的最大10分钟平均风达45.0m/s,风向正东,阵风60.4m/s(海拔4.6米,风杆有近10米高度),55~60m/s的阵风持续了约半小时。这一纪录同样未被天兔打破。根据档案所述,当地群众反映风力之强为70年来罕见。飓风叠加风暴潮对汕尾港及农田造成了严重破坏,海丰县死亡人数更达23人。

遮浪海洋站记录中对7908的风力描述
IMG_20210801_222817.jpg
《台风年鉴 1979》中的站点大风实况,数字是阵风极值(m/s)
QQ图片20210911225651.png

3.2. 港澳实测
      港澳方面在早年已经有一批质量较好的测站,对评价台风登陆强度有较大帮助。
      香港境内的测风站全部位于安全半圆中。录得最大风的测站是位于港岛东南侧的鹤咀(CAD, 61m),其在有一定距离的情况下竟录得最大10分钟平均风108kts(202km/h)。但这个测站的情况与黄茅洲、遮浪类似,对其数据需谨慎。临近的横澜岛(WL, 风速计75m)录得的最大10分钟平均风是152km/h(西南),赤柱(STL)录得的最大小时平均风是148km/h(西北)。其中横澜岛环境较为开阔,数据质量佳。通过海拔订正,横澜岛一带的10米最大风约为130km/h。

      距中心更近的维港一带测站则多有不当风的干扰,有少数录得极强风力。进入眼壁位置、海拔65米的赤鱲角(CLK)最大1小时平均风达148km/h,九龙天星码头(SFP)达130km/h。考虑海拔折算后,该数据大致支持荷贝在香港西部拥有标准强台水平。总的来说,荷贝影响下全港一小时平均综合风力至今仍居70年代以来第二位,且是排行榜前列唯一一个在普遍吹西风的状态下达成的,足以彰显荷贝的实力。

      荷贝在下午4点前后最接近澳门,根据SMG的资料,当时位于大炮台的气象站录得的最大一小时平均风71km/h(西),阵风129km/h。澳门本地的灾情损失不大。大炮台吹西风会受陆地影响,这可能是实测风速不佳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荷贝的眼墙已受地形影响数小时,加之登陆后移速变慢,风力下降可能较明显。但珠江口西侧的风速资料不够密集,荷贝的第三次登陆风力应偏向于通过气压推估。

鹤咀过程风速图,其中间有一段先下降再上升,并非风眼所致,是来自于风向变化后地形的干扰[1]。
       CDA风速.png
鹤咀附近地形及实景


      
3.3. 早期风速实测的数据可用性问题
      从雷达图以及汕尾的气压实测可以明确得出,当地并没有进入荷贝的内眼墙,连向南突出的遮浪半岛也难以做到。通过海拔订正及使用WMO推荐的表面风转换粗糙系数0.005及0.03分别计算[4],遮浪的10米平均风也有十分钟>48~51m/s。如果以此推断荷贝当时的最大风力,又似乎显得过于夸张了。类似地,汕尾站并不位于迎风方向,其东侧是陆地,国家站的风速理应会有所减小,仍录得了十分钟平均45m/s。再者,在现代有足够密集的测站后,外眼墙下的低海拔非迎风站点能达到持续14级以上也寥寥无几。那么这样的实测是否存在可靠性问题呢?

       笔者整理过沿海国家站风速纪录数据[7],当时就注意到,在80年代以前许多国家站存在至今无法复现的高风速,有些甚至超乎常理。如福州国家站在5413号台风影响时录得了持续飓风,当时两者距离甚远,且站点并不临海。我们认为,一些过高的数据是不能贸然使用的。

      现代遮浪海洋站站高19米,周围被乱石海岸环绕。1979年的遮浪站风速计高度有41米,容易存在更强的地形放大效应。查阅1979年以前遮浪海洋站的全年平均风速可知,其在ENE和E向最大,达7.9m/s,其次是N(7.3m/s), NNE和NE方向紧随其后。而SE-S向和西风的全年平均值只有3.8~4.9m/s,南风风速几乎最小,这与周边站点的普遍特征有异。可推出当时测站存在特定方向的地形干扰。遮浪的平均风速和大风日数也比其它海洋站更多,该站存在常年风速偏大的情况

不同下垫面海面风转换系数参考
11111.png
QQ截图20210731200805.png
遮浪全年及四季各风向平均风速
IMG_20210801_110505.jpg
汕尾全年及四季各风向平均风速
IMG_20210801_110537.jpg

      另一方面,我们从一份1976年的论文《风仪换型前后风速资料的若干问题》[5] 中找到了对早年不同型号风速仪产生的数据偏差分析。该论文为早期中国大陆记载的异常高风速数据提供了技术解释。
QQ图片20210731181958.png
QQ截图20210731182036.png
QQ截图20210731182153.png QQ截图20210731182242.png
QQ截图20210731182311.png


      可见,早年许多强实测实质是风压板仪器的严重误差导致的。不过,一般风压板的有效量程只有40m/s,这大致能够排除汕尾和遮浪在当时使用风压板的可能。只是,具体的风速仪使用型号记录难以考证。广东沿海在当年应该存在一些使用风压板的站点,如深圳的极大风到40m/s便无法记录,居于内陆盆地的惠阳国家站竟录得持续27m/s的平均风,阵风记录却丢失,应是使用风压板风速计所致。

      另一方面,遮浪属于海洋局系统的站点,其使用的气象仪器并不受气象部门调配。不同品牌和做工的风速仪精度同样存在差异,这种现象直到21世纪还存在[6]。而在1979年,国家站的风速仪型号比现在混乱得多,数据也难以对比求真。

      综上所述,荷贝时遮浪和汕尾国家站的实测无法排除因地形或仪器因素导致偏大的嫌疑,用于台风定强需谨慎。由于年代久远,风毁的细节已难考证,除了遮浪海洋站记录的风毁外,还有瓦片插入树干内、被当地居民认为是70年罕见的描述。这些恐怕无法用于评估精确数字。但保守估计,荷贝的外眼墙在汕尾红海湾区域带来的10米平均风力至少在14级以上。

遮浪海洋站区域卫星图像
QQ截图20210801223243.png


四、 登陆强度综述
       强副高推动着荷贝快速前进是其制造强风的有利因素。根据HKO的报告,荷贝在南海北部的平均时速在35-40km/h左右。日出后,荷贝更是进一步加快脚步,通过前文雷达还原的移动路径,我们可以发现,在上午9时至中午12时之间是荷贝移速最快的阶段。尤其是登陆前三小时平均移动速度竟达50km/h,甚至快于类似的高速西行超台9615,在南海北部几乎绝无仅有。毫无疑问,其北侧的风力会明显增大,进而靠外眼墙便令汕尾受到了严重破坏。相比起天兔偏慢的移动速度,荷贝能造成汕尾几乎同等规模(部分地方甚至更大)的大风也在情理之中。
荷贝8-12时的平均移速为47.6km/h
QQ截图20210801231736.png

      因此,尽管荷贝在南海到登陆的气压很可能高于天兔,但中心最大风力应更强。加之我们确认了荷贝的登陆时间较之前普遍认为的提前一小时,第一次登陆或具有超台(Cat.3中下限)实力。但在经过大鹏半岛-新界东部的山地后,二次登陆香港时的强度应明显下降,或介于强台与超台之间。

      如上,我们基本可以确认荷贝登陆香港新界时的气压为940hPa,则能通过KZC风压对应关系大致评估其强度。以HKO30年平均8月MSLP作为背景气压,系统移速为22-24kt,估计烈风圈半径在190-250海里之间,则得出荷贝登陆香港的强度为1分钟介于105-110kt(荷贝登陆香港时移速有所减慢,或应偏小一些);而登陆大鹏半岛的强度可至1分钟115-120kt左右。其中风圈大小和背景气压仍是不确定因素,另外,KZC对眼壁置换状态中的台风评估精度偏差,故相关结果仅供参考。

KZC风压对应关系计算的荷贝登陆大鹏强度(之一),这里考虑的是登陆前一小时的实际移速,及假设为1003hPa的背景气压和250海里的烈风圈半径。
KZCHOPE.png

      荷贝以951~955hPa从新界出海,不到一个半小时(下午4时)便在中山和珠海交界一带第三次登陆。鉴于澳门实测点与登陆地尚有20-25km距离,估计第三次登陆的气压仍可能低于960hPa。澳门的风力实测则相对普通,造成的破坏也不算严重。但对珠江口西岸来说,荷贝至今仍持有许多城市的风速纪录,其在斗门站造成的极大风有39m/s;中山极大风40m/s;佛山极大风达37m/s,这些测站都不算当风。荷贝也很有可能是珠江口内海西侧的气压纪录保持者(登陆点以南的珠海国家站历史最低MSLP≈967hPa,唯荷贝时无资料)。


五、总结
1. 本文根据历史雷达和实测资料,对7908号超强台风荷贝在近海到登陆的过程进行了回顾与分析。其中,路径的时间节点细节得到确认,这有助于定强的参考;
2. 荷贝在汕尾的实测数据可能偏高,通过粗糙系数订正以及粗略的质量检查,认为遮浪附近上午10时的真实10米最大十分钟平均风不超过52m/s,且测站基本没有进入内眼墙;
3. 早期中国大陆国家站,尤其是使用风压板仪器的风速实测均有虚高之嫌。另一方面,其量程有限,相关数据不能直接用于参考,尤其是评估台风强度时需加以留意;
4. 荷贝近海的结构和形态变化与2013超强台风天兔颇为相似,后者的实测资料为还原荷贝的定强尤其是气压变化有一定帮助,评估结果可以和香港西部的实测推定吻合;
5. 实测支持荷贝在新界西部是标准强台水平,澳门实测支持荷贝以≤960hPa的水平第三次登陆;考虑荷贝的移速极快,其风力会较相似类型台风更大。总而言之,荷贝在第一次登陆时应有合格的超强台风实力,是建国至今珠三角地区的最强登陆台风。

登陆前后个人定强(P-)及与不同机构对比见下表:

WP091979 HOPE 登陆阶段个人定强
UTC
P-LON (°E)
P-LAT (°N)
P-MSW (2min, m/s)
P-MSW (10min, kt)
P-PRS (hPa)
JTWC MSW (1min, kt)
CMA MSW (2min, m/s)
CMA PRS (hPa)
080112
120.1
21.3
58
110
925
120
60
920
080118
118.3
21.8
55
105
930
115
60
925
080200
116.6
22.16
60
110
925
105
60
940
080201
116.2
22.26
62
115
925


080202
115.74
22.35
62
115
927



080203
115.25
22.42
60
110
929



080204
114.8
22.45
55
105
932



080205
114.42
22.47
52
100
940



080206
114.13
22.4
48
90
948
85
45
955
080207
113.86
22.4
45
85
953


080208
113.57
22.4
40
75
958



080209
113.25
22.4
35
65
963



080210
112.95
22.4
33
60
967



080211
112.6
22.4
30
55
970



080212
112.25
22.4
28
50
974
70
30
970

荷贝至今持有的纪录:
汕尾、遮浪海洋、惠阳、深圳、赤鱲角、斗门的本站最大风及阵风极值;
中山、顺德等地的本站阵风极值;
深圳、香港西(北)部、中山沿岸(估)的最低气压极值;
1973年起香港东登台风七站最高小时平均风速极值;
1973年起香港台风影响下七站最高小时平均风速第二位。

勘误:
天涯的回顾中提到汕头录得42m/s的风速,该数据来源不明。当日汕头站最大10分钟风是20.3m/s,极大风速33.4m/s。


后记
       本文虽发在回顾版,其实更像是份没什么技术的技术报告。笔者也有些年没写长篇大论的台风故事会了,毕竟个人时间紧张了,时代也变了。这样一篇文章可能都略显臃肿。另一方面,个人的文艺细胞不如很多同好丰富,天涯的文笔无可挑剔,我若再写份差不多的回顾反而有点多余。既然手头上有一批详细的资料,台风考古界又一直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那么我能在这方面做份贡献也是不错的。

       这些年南海近岸爆发的台风越来越多,整体强度也在提升,很多早年的纪录开始走下神坛。荷贝的数据虽然存在争议及客观条件的不同,但我们仍能印证,荷贝将毫无疑问在广东登陆第一梯队上长期据有一席之地。近海的空间始终有限,这意味着爆发台风的速度还不能太快,因此,华南极端强台的威胁,终究来自于两大守护神中间留出来的一道窄窄的巴士海峡。如果荷贝进入南海的位置再南一些,恐怕就是更加触目惊心的一副场景了。

       2018年9月16日,强台风“山竹”以硕大的环流和强风暴雨席卷粤中,它没能躲过吕宋的阻拦,进南海时气压已经到了955,却凭借残余的外眼墙和高移速创造了珠江口的又一个历史。一时间,荷贝的名字又被提起。但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漏网之鱼会在什么时候重现。

引用文献
[1]. Gordon, J, B., 1979, TYPHOON HOPE, Mariners Weather Log.
[2]. Feng, Y., Wu, L., Liu, Q., & Zhou, W. (2021). Negative pressure perturbations associated with tornado-scale vortices in the tropical cyclone boundary layer.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48, e2020GL091339. https://doi.org/10.1029/2020GL091339
[3]. WMO, 2010, Guidelines for converting between various wind averaging periods in tropical cyclone conditions.
[4]. 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南海区海洋站海洋水文气候志[M].北京: 海洋出版社,1995:17-27.
[5]. 林光,李奎.风仪换型前后风速资料的若干问题[J].气象科技资料,1976(07):5-10.
[6]. 苑跃,赵晓莉,王英,刘霄. 自动与人工观测风速和风向的差异分析[J]. 气象,2011,37(04):490-496.


附录

荷贝的完整路径图(Wiki资源)
1280px-Hope_1979_track.png
HKO绘制的荷贝登陆前后逐30分钟路径
荷贝的近巅峰GMS-1卫星图像
GMS179073112.globe.1.jpg
荷贝掠过汕尾以南的GMS-1卫星图像
QQ截图20210801233206.png
香港天文台雷达原图,于1979年8月2日12时(夏令时下午1时)
Typhoon_Hope_at_landfall.jpg
荷贝广东雷达资料(部分)
IMG_20210730_0002.jpg
过程总降水量分布图
QQ图片20210911225718.png
台风过程站点大风记录
QQ图片20210911230040.png QQ图片20210911230059.png
1979年8月2日00Z的地面天气图,HKO绘制
QQ图片20210731214735.png

                                        1950 至 2020 年 广 东 登 陆 的 强 台 风 排 序 (含 港 澳)                                                         
个 人 修 订 ,仅 供 参 考
排序
台风名
中国编号
登陆地点
   登陆气压   
hPa
登陆风力 2分钟平均m/s
登陆级别
1
Sally
9615
湛江-吴川
935
55,   16级
超强台风
1
威马逊
1409
徐闻
935
55,   16级
3
Viola
6903
惠来
935
52-55,   16级
3
Hope
7908
深圳
935
52-55,   16级
3
Ida
5413
湛江-雷州
935
52,   16级
3
彩虹
1522
湛江
946
52,   16级
7
天兔
1319
汕尾
932
50,   15级
准超台
7
天鸽
1713
珠海
957
48-50,   15级
9
Wanda
6213
香港
950
48,   15级
强台风
9
Ruby
6415
珠海
960
48,   15级
9
Amy
9107
汕头
950
48,   15级
12
Abe
9315
惠来
960
45,   14级
12
黑格比
0814
电白
957
45,   14级
12
Ellen
8309
珠海
965
45,   14级
12
Wendy
6811
湛江
960
45,   14级
12
山竹
1822
台山
958
42,   14级
17
Freda
6508
湛江
960
42,   14级
17
Rose
7118
香港(大屿山)
960
42,   14级
17
韦森特
1208
台山
955
42,   14级
17
Kent
9509
汕尾
955
42,   14级
17
杜鹃
0313
惠东
955
42,   14级

评分

参与人数 13金钱 +100 威望 +220 贡献值 +125 好评度 +20 收起 理由
fjfartm + 50 + 10 + 5 优秀帖
菜鸟到底 + 60
w4890888 + 20 + 5 优秀帖
听雨清风 + 10
933954 + 50 + 10
2018.26W + 20 赞一个!
王小谦同学/ + 50 + 10 太棒了
SE5177 + 30
老干部 + 10 优秀帖
327 + 20
ty2019 + 50 + 10 很给力!
追寻风影 + 20 + 5 优秀帖
禾愛糖 + 20 特大好評!!!

查看全部评分

炎热无风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300

回帖

5450

积分

强台风

积分
5450
发表于 2021-8-2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贝就是珠三角版的莎莉,两者同样是高强度高移速,可惜对珠西影响没有天鸽大
经历过的五大台风,黑格比、灿都、彩虹、海鸥、派比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8277

回帖

1万

积分

超强台风

积分
14796
发表于 2021-8-2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勘個誤
//如上,我们基本可以确认天兔登陆香港新界时的气压为940hPa......//
應為荷貝?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yrch007 + 1 确实,谢谢提醒

查看全部评分

毋忘你 精彩過別來無恙如遊戲
我本人 明白什麼都總有限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26

回帖

1054

积分

热带风暴

积分
1054
发表于 2021-8-3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謝樓主的詳細分析
略嫌否定遮浪實測60m/s是有點魯莽
荷貝登陸之前有雙眼牆結構
這和1822臨岸重新在外眼中發展內眼相同
1822時被外眼牆掃中的香港多站風速破紀錄以及超越被內眼牆掃中的珠西地區之風力
可見外眼牆風力不一定弱於內眼牆
雖然7908在置替中->登陸
而1822是置替->登陸->只有外眼->發展內眼->登陸
談不上和7908相同
但到底我還是覺得外眼牆不一定弱於內眼牆
遮浪實測不一定弱
No signatur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0

主题

7121

回帖

6万

积分

分区版主-高空急流

Rank: 8Rank: 8

积分
65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8-3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海一粟 发表于 2021-8-3 00:13
非常感謝樓主的詳細分析
略嫌否定遮浪實測60m/s是有點魯莽
荷貝登陸之前有雙眼牆結構

7908当然不是山竹在南海那样的结构了,和山竹登陆菲律宾之前反而更像
炎热无风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26

回帖

1054

积分

热带风暴

积分
1054
发表于 2021-8-5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yrch007 发表于 2021-8-3 09:54
7908当然不是山竹在南海那样的结构了,和山竹登陆菲律宾之前反而更像

只是我認為不應該太早下定論:因為不在內眼牆不一定錄不到強風速
No signatur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8-5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说是我在回顾板块见到的最硬核的分析之一了。其实有一个比较细节的疑问,登陆广东的排名里面没有看到7118,虽然7118在珠江口深处登陆时确实已经不行了,但是先前也是以较高强度登陆了大屿山(记得看到过路径图),是否值得在排行中留一笔?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0

主题

7121

回帖

6万

积分

分区版主-高空急流

Rank: 8Rank: 8

积分
65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8-5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rch007 于 2021-8-5 10:45 编辑
南海一粟 发表于 2021-8-5 08:50
只是我認為不應該太早下定論:因為不在內眼牆不一定錄不到強風速

原文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啊,

风将两根钢筋混凝土风向杆刮倒以致风向风速记录中断,目测风力仍继续增大,11时海浪无法观测。

遮浪在10-11点之间还在靠近中心,按距离中途应该会被内眼墙擦了一下。另外我觉得你可能曲解了原文。
如果你冇完全明白啲觀點我攞廣東話同你解釋吓:
1,荷貝同山竹咁嘅颱風,核心結構最大嘅區別正正係內眼強度唔同。山竹撞完呂宋出嚟嘅時候,內眼屬於名存實亡嘅狀態,係殘留嘅一啲中高層結構維持落嚟嘅。由當時南海北部嘅站點嚟睇,嗰隻所謂「內眼」幾乎冇太多氣壓梯度,好似個pan咁,當然冇乜風嘅。

2,荷貝係天兔咁嘅結構,越近內眼降壓越快。兼且始終都冇置換成功過,內眼仲揸緊主導權,咁嘅颱風最大風力實係集中於內眼壁嘅。成扎依啲例子,山竹型嘅反而唔多見。

3,我嘅意思唔係話「否定遮浪實測」,始終咁遙遠同埋咁超越常理嘅數據係需要考慮清楚先至用到嘅。我考慮嘅因素都好簡單:數據質量,地形。不利依據我亦俾埋嗮出嚟喇,我冇話要全盤否定,只不過係冇辦法直接使用呢個數據啫。

4,相反,我認為遮浪冇測到最大風係反映出荷貝當時嘅強度仲要高啲嘅,如果俾佢入到內眼壁話唔定持續70幾m/s都搞埋出嚟(風速計頂到嘅話)。即使遮浪嘅數據百份百可信,對應翻海平面都係得48-51m/s,呢個係必須要做嘅deduction。而我評估佢十時嘅10min風速係60m/s。

炎热无风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0

主题

7121

回帖

6万

积分

分区版主-高空急流

Rank: 8Rank: 8

积分
65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8-5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rch007 于 2021-8-5 12:20 编辑
菜鸟到底 发表于 2021-8-5 10:23
可以说是我在回顾板块见到的最硬核的分析之一了。其实有一个比较细节的疑问,登陆广东的排名里面没有看到71 ...


原先是取自干部在概论版的评估然后作了一些个人的修订,Rose是可以补上去。
炎热无风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300

回帖

5450

积分

强台风

积分
5450
发表于 2021-8-5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5413 Ida 登陆点是湛江东海岛,湛江本站录得最低954hpa,距离中心约30公里,可惜当年东海岛没有站点,无法探测Ida真实登陆强度,湛江市区没有进入风眼,根据湛江本站的实测,Ida登陆气压很可能低于940,甚至和9615并列广东第一台呢。而Ida在南海时,jtwc还测得888hpa中心气压,是否真实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 收起 理由
yrch007 + 1 资料不足,只能这么评着先

查看全部评分

经历过的五大台风,黑格比、灿都、彩虹、海鸥、派比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6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20014818号-2 )

GMT+8, 2023-2-2 09: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